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健康 » 正文

不幸的婚姻,让我找了情人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0:28:33  

五分钟内我决定做他的妻子

  高军是我爸爸的徒弟,在他很小的时候,他父母就去世了,我父亲待他就像待自己的儿子一样。他不爱说话,小时候我与小伙伴们一起玩,他就在一边远远地看着。我考上高中那年,他外出打工了,每年回来,他都会到我家小住一段时间。  

  有一年春节,他到我家过年,他进门的时候我正要出门,我冲他嫣然一笑,他愣了一下,我感觉自己走出老远了,他的目光依然追随着。当天晚上,我妈忽然到我房里找我谈心,说高军很喜欢我。我没有太吃惊,只是在心里急速地盘算:我家三个女儿,大姐已经远嫁,小妹还在上学,将来也肯定是要离开这个小山村的。父母年纪大了,身体都不好,能照顾他们的只有我了。高军虽然沉默寡言,但诚实厚道,而且他无父无母,完全可以入赘到我家,帮我一起承担家庭的重担……想完,我扭头对母亲说:“妈,我同意!”母亲拉着我的手说:“这可是一辈子的事,你要想清楚了。”我勉强一笑,重重地点头。于是,母亲出去告诉在外面等消息的高军和父亲。父亲乐得眉开眼笑,高军激动得直搓手。看着他们如此开心,我由衷地笑了。

  很快,我便与高军举行了婚礼。婚后,高军辞了外地的工作,在我们县里找了一份工作。一开始,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,高军每天下班回来都会陪我爸喝酒下棋,看着他们和睦相处,我特别开心。但是,一件小事却彻底打破了这种平静。

  我爸买了一辆新摩托车,高军下班回来看到了非要骑,可是他根本不会骑,我爸就在院子里教他。不一会儿,我和我妈就听见我爸在院子里大叫:“臭小子,你给我回来。”我们连忙跑出去,只见我爸裤子上全是土,正跳着脚在院子里骂。原来,高军试了几次之后,便会了,于是求我爸让他上路试试,我爸答应了。谁知,他一出院门就冲了出去,我爸追赶不及还摔了一跤。

  结果,高军一晚上没回,我们在家又是生气又是担心。第二天,我爸听说他骑车到他姥姥家去了,就和我叔叔去找他。谁知,见了面他不但不道歉,反而说我爸小气。我爸气得二话不说,骑了车就回来了。

  没想到,就是这件小事,让高军对我爸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渐渐地,高军一回家就给我父母脸色看,有时和我父亲擦肩而过也不看我父亲一眼。为此,我常说高军,为人子女应该顺从父母一点,但高军根本听不进去,只要我一说,他就跟我吵。

  不久,他坚持要出去打工,那时我已经有了身孕,但想到说不定可以缓和家庭矛盾,还是同意了。高军出去后就很少回来了。即便我生产的时候,他也没有回来,直到儿子两个月了,他才回来一次。

  那次回来,我感觉他非常不对劲,拿着手机魂不守舍。我的直觉一向很准,我问他:“你是不是有外遇了?”他非常吃惊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把他的艳遇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。听完他的故事,我如坠冰窖。我无力地说:“如果你真的和别人有了感情,我同意和你离婚,儿子我自己养。”他说:“你不用担心,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。而且,我已经跟她分手了。”听完他的话,我简直哭笑不得,我说:“既然你已经跟别人分手了,又何苦再跟我说?!”他说,他憋在心里难受。他就是这样,喜欢转嫁自己的痛苦。

  说实在的,我真的很恨他,心胸狭窄又不能担待。本来,我一直在诊所打工,结婚后,高军坚决不同意我继续工作,让我在家做全职主妇。为了尊重他,我顺从了。但,知道他外遇的事情后,我就对自己说,无论如何一定要出去工作,否则,我只能逆来顺受。于是,他一离家,我便把儿子托付给我妈,自己到县里找了一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。

  两面之后我成了他的情人

  在餐厅做服务员,既辛苦又拿不到什么钱,但我干得非常开心。我觉得,这是生活为我开的另一扇窗。

  我上班后的第三天,领班过来跟我说,八号台的客人想让我过去一下。八号台只坐了一名客人,我连忙过去笑着问他需要什么服务。客人看了我一眼忽然问:“你多大了?”我据实以告:“28岁。”他笑起来,说很少有我这个年纪还愿意来做这种工作,而且还做得这么开心的人。我也笑起来:“关键是自己开心。”他定定地看着我,突然说:“你做我的情人吧。”不知怎的,听了这句话,我并没有十分的震惊,只是傻笑。然后,他将他的手机号告诉我,说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可以找他。我很自然地记下了。之后,许久都没有联系。

  那时候,高军已经知道我出来工作了,他天天打电话让我回家,每次通话,我们都会大吵一架。心烦之下,我开始给那个陌生的客人发短信。从短信中我了解到,他叫霆,41岁,是一家化工厂的厂长。和霆聊天,我能得到全身心的放松,他成熟、睿智,更重要的是他懂得欣赏我。一次,在下班之后,霆约我出去喝茶,我们谈了许多,末了,霆用疼惜的眼光看着我说:“像你这样的女人,不应该过这种生活。”一句话让我泛起了泪花,我垂下头,强忍住泪水。那夜回来,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:你不是问我愿不愿做你的情人吗?我现在告诉你,我愿意!

  就这样,我成了他的情人。

  谁知,两个月后,高军突然辞职回家了。他逼着我父母给我打电话,让我回家。虽然我心中有万般不愿意,但想到父母和孩子,我还是决定回去。我知道,我这一去也许永远都不能再见到霆了,所以,那几天我天天和霆在一起。

  我的心再也回不到过去

  回家后,高军好像变了一个人,对自己以前的错误后悔不已,表示要痛改前非。但是,对这个男人,从他的肉体到精神,我无一不感到憎恶。我坚决要求离婚。高军在家里大吵大闹,说如果我敢跟他离婚,他就杀了我全家。我从没想过这种话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。末了,他又在我面前痛哭流涕。看着这个男人翻云覆雨,我只觉得心如死灰。然而,想到父母,想到儿子,我的心又软了。于是,我对高军说,不离婚可以,但我必须出去工作。高军说,可以,但必须和他一起去武汉。于是,去年五一,我和高军一起来到了武汉。

  一开始,因为还没找到工作,我们的生活非常艰苦。但高军的表现还算好,每天按时回家,也抢着做家务。但随着我们先后找到工作,生活渐渐安定下来的时候,高军却故态重萌。每天凌晨两三时才回家,而且每次回来都喝得醉醺醺的。每次我说他,他都说是我逼迫的。我逐渐陷入了绝望的痛苦之中,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这个男人,过这样的生活。

  那时,我连死的心都有了,我把安眠药和一把水果刀装进手袋,恍恍惚惚地出了门。路过高军工作的地方,我还心存幻想:也许他在厂里加班。我走进去,里面一片漆黑,门卫告诉我,他们早下班了。我心灰意冷地往回走,走到我家楼下的时候,我赫然发现高军蹲在路边的一个小棋摊旁,看人家下棋。我的心更冷了———他宁愿蹲在路边也不愿回家。我在街对面的一个长凳上坐下,想看看他到底什么时候回家。结果一直等到深夜十二时,他也没有丝毫要回家的意思。我的心彻底冷了,我也不想回去,找了个地方大哭了一场,然后到网吧上了一宿的网。

  直到第二天下午,高军既没有打我电话,也没有到单位上来找我。我心里像压了块大石头,喘不过气来。我便请假回了家。没想到,高军还在床上睡觉。看到我,他嘟嘟囔囔:“女人不回家,都是惯的。”我的怒火“腾”地蹿了上来。我冲上去想跟他理论,没想到他一掌就把我推倒在床上。所谓恶从胆边生,我从手袋里掏出水果刀朝着高军捅去……

  刀,刺穿了高军的胸膛。

  医生说,只差几毫米,刀尖就会刺穿高军的肺。所幸,差了几毫米。高军在医院躺了两个月,我尽心尽力照顾了他两个月。其间,我对他说,我们再给彼此两年的时间,如果仍觉得不行,就离婚。他默许了。

  出院后,高军仿佛变了一个人,不仅每天按时回家,对我呵护有加,还动不动就说我是一个极品女人。我承认,我和高军走出去,谁都会说高军有福气。

  可是,我却觉得我的心再也回不到过去了。正月二十九是霆的生日,我瞒着高军,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赶回老家,只是为了见他一面。霆也早早地到了火车站等我,看到他,我像一个小女孩一般扑到他怀里。然后,霆牵着我的手帮我买返程的火车票,一起吃了顿午饭后,我又要坐上返回武汉的火车。

  其实,我很明白,我和霆不会有任何的结果。我对霆的感情已经超越了两性,他就像我心灵的一个避难所,给我希望,给我信心,给我指导……

  我常常想,如果我和霆没有发生那种关系,也许我们会成为更好的朋友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